欢迎来到中国产业信息网设为首页|加入收藏|网站地图|繁体|产业网微薄

中国产业信息网新闻中心

产业网 > 新闻中心 > 头条 > 正文

超载操心多,风险大,大货车明明超载,却“合法上路”!背后竟暗藏一条黑色产业链,好奇?码头不干涉超载,一路没有治超站[图]

2019年10月15日 09:56:31字号:T|T

    超载的危害大家都知道,很多经验丰富的交警通过肉眼也基本能看出一辆货车是否超载,但是最近出现在上海的一批疑似超载运货的半挂车却屡屡能逃过检查,这是怎么回事呢?

    上海:“黑B”号牌半挂车疑似超载也能过关 警方察觉“猫腻”

    △央视财经《经济信息联播》栏目视频

    今年6月,上海宝山公安的民警在日常工作中发现不少悬挂“黑B”号牌的平板运输半挂车疑似存在超载情况,可是几次检查都没有发现问题。

    上海市公安局宝山分局交警支队副支队长 杜海平:重型的普通半挂车一般核载都是32吨的,凭我们经验,一般看到这样的车子装的货物应该是超载的,民警拦下来以后发现这辆车子没有超载,因为它的核载是48吨。

    民警表示,以往负责短途运输的大都是上海本地车牌的半挂车,现在悬挂“黑B”号牌的半挂车在路面上明显多了起来。

    针对这一疑点,警方重点对这些“黑B”半挂车进行路检,发现半挂车的车架号号码普遍较新,与常年进行运输的实际情况不符,甚至在一辆车上发现了两个车架号,警方随即邀请了车辆生产厂家进行鉴别。

    上海市公安局宝山分局交警支队 副支队长 杜海平:厂家给出的结论是,这些车架号码不是他们厂里打刻的。

    显然,这些车架号是有人恶意篡改后用于超载运输的,上海警方随即成立专案组展开侦查。

    9月中下旬,警方一举捣毁了这一15人犯罪团伙,现场查扣涉嫌套用机动车号牌的大型货运平板挂车44辆、车架号打码机器1台。

    犯罪嫌疑人 杨某:那些牌照本身是我自己车队的车,因为有的车主认为时间长了他们就不要了,或者车辆违章多了就不想再要了。

    经查,犯罪嫌疑人杨某此前一直从事大货车的物流业务,手中掌握了一批闲置的“黑B”牌照半挂车信息,她想到了通过补办证件再转卖的方式牟取非法利益。

    上海市公安局宝山分局刑侦支队民警 陈刚:犯罪嫌疑人杨某伙同孙某等人将补办出来的车辆号牌和行驶证等以每套6千元至2万元不等的价格贩卖到上海,犯罪嫌疑人马某又以每辆300元的价格雇佣了李某对车辆的车架号进行了篡改。

    目前,15名犯罪嫌疑人均因涉嫌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被警方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案件仍正在进一步审理中。

    河北邯郸:治理超载从源头抓起

    在无锡发生高架桥侧翻事故后,近期,国内各地都加大了对超载超限车辆的治理整顿,有的地方,从货车出厂环节,就加强了实时监管。

    记者在河北邯郸武安市的一家钢铁公司内看到,装载完货物的货车在出厂时都要经过称重,符合载重规格的才能放行出厂。与这家企业共享这些信息的是河北武安市源头治超监控中心。每一台装载完的车辆在过泵时候,它的信息就会直接上传到监控中心。

    河北省武安市联合治超站副站长 高海江:监控企业的出车情况、装载情况。现在武安一共可以监控339家企业,这个是实时的,屏幕上会显示它的车牌信息,还有装载数量(重量)。

    从源头监控只是当地治理超载的第一步,为了防止货车司机在运输前进行拼货,超载上路,邯郸当地还在各个治超站安装了智能检测设备,对上路的货车进行现场称重。

    河北省武安市联合治超站法规科科长 高志宇:现在都是半挂车型为主的,三轴以上的,这些超限车辆现在还有,拉钢材、石料、还有水泥等。经检测它如果是超限车辆,会登记下来先卸载,卸载完以后这些货物允许他们分装运回。

    河北武安市交警大队午汲中队中队长 孔红军:处罚标准共分四项。第一项是超载量不超过30%的,记3分罚300元;第二种是超过30%不超过50%的,是记6分罚500元;第三种是超50%以上100%以下的,记6分罚1000元;第四种是超过100%以上的,是罚1500元记6分。

    低价竞争 利益驱动 超载现象屡禁不止

    事实上,无锡超载事故并非个案。我国从上世纪80年代起,就开始治理超限超载,但仍屡禁不止。为什么治超那么难?央视财经记者采访了多位货车司机和相关主管部门的负责人。

    采访中,货车司机们表示,现在国内货运行业总体来说是车多、货少,所以竞争十分激烈,导致运费压得比较低,为了能多赚点钱,不少司机不惜冒险超载。做了4年货运司机的贾师傅告诉记者,他现在主要拉短途货运,像他的车,按照标准只能装载一个17吨的钢卷,一天运费能挣七八百元。

    车上多装一个钢卷就能多挣四五百元,在利益的驱使下,不少司机都选择超载。

    河北邯郸市交通局治超处处长贺运良告诉记者,目前,短途运输是货车超载的重灾区,司机往往选择县乡道路来避开治理超载的检查站点。

    下一步,有关部门将加大流动巡查力度和频次,同时,在国省干线与县乡道路结合部加装非现场执法系统,加大力度打击绕行超载行为。

    大货车超载之路:码头不干涉超载,一路没有治超站

    高架侧翻遇难者系单亲爸爸 女儿看到车牌号站都站不住

    货车司机杨雄开的六轴半挂车只拉了一卷钢材,他特意拍了视频发了朋友圈说:“有点不习惯。”

    10月12日,他从江阴的码头拉货后,沿锡澄路一路南下,到了无锡312国道附近的江苏大明金属制品公司。卸货格外顺利。因为每个大货车上都只拉着一卷钢卷,杨雄不用排队,只花了十来分钟就从厂里开出来了。

    两天前,10月10日傍晚,无锡市312国道K135处、锡港路上跨桥桥面侧翻,致3人遇难,2人受伤。无锡市委宣传部通报,经事故调查组初步分析,上跨桥侧翻系运输车辆超载导致的。这辆货车和杨雄的行驶路线大体一致。

    整个无锡货运圈都陷入紧张。经常超载的杨雄也自觉不再超载:“也没有谁正式通知说不让超载,刚出事儿,大家自觉就不敢了,谁会顶风作案啊。”

    10月12日,新京报记者重走了从江阴4号码头到事发地这段路,发现一路都没有治超站。

    江阴4号码头有许多还未运走的钢卷。

    码头不干涉超载

    江阴港的“常客”杨雄说,江阴港是钢材的集散地,通常从山东、东北海运来的钢材都会在江阴港装车,运往周边其他城市,4号码头是专门运输钢材的港口。

    在江阴码头4号码头,负责装货的是江阴市夏港长江拆桥厂港务分公司,生产负责人丁先生证实,事故中超载车辆系从该码头装货出发。他记得,事发当日共有五辆涉事的无锡成功运输有限公司的货车到码头运输钢卷,其中一辆载着六卷钢卷。

    丁先生回忆,涉事公司从2019年开始到码头拉货。因为生意不少,该公司还专门有一个人在码头负责对接。

    通常,上述对接负责人会拿着客户开的介绍信前来提货,货物如何装运由其决定。“他会根据货的数量、规格大小来决定怎么配车。这批货到底是配一个车,还是配两个车,应该配怎样的车,我们作业现场按他的要求来装车,他说怎么装我们就怎么装。”丁先生说。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码头内有一块警示牌,上书“安全风险告知”,并配有限速行驶、限制重量、禁止烟火等标识。

    4号码头树立的“安全风险告知”。

    丁先生解释,他们也在社交平台上看到过运载钢材的货车翻覆,所以就竖立了警示牌,但并无实际效用。

    由于多拉货成本低,价格低就有市场,超载几乎是整个行业的通病。他举例说明运输钢材的成本:“一吨钢材9.5元,一个钢卷大约20吨,运一个钢卷190元,付油钱都不够。”

    因此,码头实际上并不会对超载进行干涉。“可以说任何一个码头,我没看见过多少吨你不能装了。”丁先生说。

    事发后,丁先生所属公司在江阴4号码头的业务已经暂停。原本热闹的码头这两日显得极为冷清。

    港口东侧空地放着上百卷大大小小还没来得及被拉走的钢卷,有上海宝钢、日照东华等厂生产的。附近的工人们干活间隙还会聊起无锡的事故,一位工人说,平日里有大船来,一艘船上就能装将近一千卷钢卷。

    为超载改装货车

    从江阴4号码头到事发地,一路都没有治超站。

    事发地锡港路附近,被人们称为“华东地区最大的不锈钢集散地”,聚集着大大小小几百家与钢材相关的商店和工厂。

    其中仅挨着312国道的东方钢材城是“散户”集中地。这里的公司大多是来料加工,提供钢卷、钢板的剪板折弯、开槽、冲孔、切割等服务。

    事发两天内,运费涨了。东方钢材城一位商户说,有物流公司涨价不只一倍,“以前是20块,现在40块都不止”。

    杨雄对运费涨价没什么意见。他所在的运输公司只有几辆车,负责无锡、江阴和张家港之间的钢材短途运输。这两天,他所在公司的运输费从20元涨到了35元。每个月工资,外加每走一趟车“不过(长)江100块,过的150块”的提成,他的月收入可以达到15000元左右。

    杨雄觉得,如果每个车都装得少,就能省去装货、卸货的排队时间,他也不用再躲着交警挑早晚走:“不用担惊受怕,可以安安心心多跑几趟,多抽几次提成。”

    经常超载的杨雄说,运输钢材的货车没几个是不超重的,最严重的就数运输钢卷的货车,所以业内有“拉钢不拉卷”的俗语。

    上一次杨雄受到处罚是因为超载。2019年夏天一个深夜,他从江阴4号码头拉货后,没多久就遇到交警检查。他因超载被罚款2000元,扣6分:“拉多拉少都不是我们能决定的,罚款也是公司交。有时候遇到好说话的交警,罚款就放行了,不好说话的就会扣车、扣分。”

    杨雄替老板算了笔账,每吨钢材35元,正常载重一车不到30吨钢材,一趟的价格约在1000块左右。

    “油钱至少500块,我的提成100块,再加上七七八八其他费用,没剩多少的,怕老板不干。”杨雄说。

    有人为了装得更多,不惜去改装车辆。

    在一位汽修行业从业人员眼中,这类改装大货车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通常车主在购车时就会定做,主要是对轮胎、车架、大梁、钢板进行加固:“就像建房子时横竖多加几根梁,承重更大。具体加多少根,看个人需求。”

    杨雄这辆车同样经过改装。

    工人在事发桥梁部分加装围挡。

    从业者希望按规则行事

    因为运费低,物流公司老板王先生想过退出运输行业:“操心多,风险大。”

    他的物流公司有15辆货车,做钢材短途运输生意,通常从江阴港口接货,然后送到无锡、苏州、张家港等地。

    王先生说,他购买一辆运输钢材的六轴货车一般要50万元左右,每个司机的工资每月在一万五千元左右,此外还有油耗、车损、保险之类的开支。

    但此前行情不好的时候,从江阴运到无锡每吨钢材只能赚十几元,“像30吨的钢卷,我们按标准只能拉一卷,一趟车赚五六百块。但实际不可能只运这么点,赚这点钱连成本都不够。”所以,公司的车最少要装3个30吨左右的钢卷,最多装7个。

    东方钢材城内物流公司老板徐先生的车队也在涨价行列里。公司有几十辆两轴到四轴的货车,跑无锡到南京,多运输钢板和不锈钢成品。现在,他的运价从每吨100元涨到了每吨150元:“都是长年的老客户,也不好涨太多。”

    徐先生公司的司机们每天早上8点上班,晚上11点下班,相比拉钢卷的大货车安全些,挣的钱也少点:“一年工资6万到7万。”
对于目前的情况,入行15年的徐先生倒喜闻乐见。

    徐先生回忆,大概从10年前开始,运输行业的超载情况越来越严重,因为恶性竞争,运费变得越来越低,为了赚钱:“你的运费便宜,就靠多拉货来挣钱,那我要抢你生意,运费比你还便宜,那我肯定拉的(货物)也更多。”

    桥梁侧翻事发点附近马路上,大货车上只搭载了一个钢卷。

    他倒希望杨雄的“不习惯”能变成日常。他说如果所有人都能够按规则来行事,不去超载,那么运费自然会高,“又安全,大家也都有钱赚”。 

中国产业信息网微信公众号中国产业信息网微信公众号 中国产业信息网微信服务号中国产业信息网微信服务号
版权提示:中国产业信息网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对有明确来源的内容注明出处。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稿酬或其它问题,烦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与您沟通处理。联系方式:gaojian@chyxx.com、010-60343812。
 

精彩图片

 

 

产业研究产业数据

 

 

 排行榜产经研究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