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产业信息网

Molly这棵“摇钱树”到底能火多久?IP故事能否持久?[图]

    泡泡玛特二次上市有了新消息。11月22日晚间,港交所文件显示,泡泡玛特已通过港交所聆讯,并披露聆讯后资料集。截至2020年6月30日,泡泡玛特收入人民币8.17亿元,毛利5.33亿元,经营利润2.08亿元,期内利润1.41亿元。

    这是泡泡玛特第二次寻求上市。早在2017年1月,泡泡玛特曾在新三板上市,两年多后退市。

    得益于盲盒经济兴起,泡泡玛特业绩“翻身”。招股书显示,泡泡玛特市占率达到8.5%,总收益由2017年的1.58亿元,增加至2018年的5.15亿元,2019年总收益达16.84亿元。但风口上的泡泡玛特,风险也随之并存。

    非主营商品发货缓慢

    在刚刚过去的“双11”,泡泡玛特天猫旗舰店的最终销售额为1.42亿元,这也得益于泡泡玛特早在几个月前就启动预售。不过,多多益善的预售单,也迫使发货压力剧增。消费者苦苦等待,却遭遇缺货。

    在“315消费保”网站上,记者看到,关于泡泡玛特预售不发货的投诉居高不下。11月18日,有网友投诉称,购买的产品原本11月15日发货,当日凌晨申请发货后,始终迟迟不发货,通过询问客服,客服回答说缺货。

    有一个网友在8月23日参与了泡泡玛特Zimomo预售,承诺10月15日发货。5天之后,却依旧没发货,客服只说有货。因为不能拆单,其他一同下单的盲盒也不发货。该网友称,Zimomo系列在线下门店并不缺货。

    这种不发货的投诉,仅10月20日就高达上百条,一直持续到11月。

    记者梳理其中投诉较多的不发货产品,主要围绕Zimomo、抽盒机或者其他做活动产品,而非泡泡玛特销售最火的Molly产品。

    著名财经评论员谭浩俊认为,企业未能及时按照时间发货,从侧面说明这个企业的资源还不是很丰富,产能不是很强。

    在泡泡玛特的招股书风险提示中有这样的描述:“我们通过第三方制造商生产我们所有的自主开发产品,且以往依赖少量制造商及工厂生产我们的大部分产品。”

    同时其称,“因为我们目前的制造商可能沒有能力增加产量。倘我们未能获得我们制造商生产的大部分产品,或我们未能更换制造商,我们的销售及盈利能力可能大大降低。”

    非Molly等系列产品发货缓慢,已经成为泡泡玛特的一种常态,其背后或与泡泡玛特把主要产能放在Molly系列上,导致其他IP系列产能不足有关。

    Molly为主 但自有IP贡献不断下滑

    在招股书中泡泡玛特表示,截至2020年6月30日,公司运营93个IP,包括12个自有IP、25个独家IP 及56个非独家IP。

    所谓自有IP,主要是指泡泡玛特收购的代表性IP及内部设计团队开发的IP,而独家IP,则是由与泡泡玛特合作的艺术家创作的,非独家IP则是以代理IP为主。

    其中自有IP包括Molly、Dimoo、BOBO&COCO、Yuki,独家IP包括PUCKY、The monsters等等,非独家IP包括米老鼠、HELLO Kitty等等。

    从2019年的营收占比来看,自有IP的营收占比贡献在不断下降,独家IP和非独家IP的营收贡献在不断上涨。2019年,三者营收贡献占比分别为37.2%、 35.4%、 9.5%。截止到2020年6月30日,独家IP的营收占比已经上升到33.4%,而自有IP的占比不断下滑,从2018年开始,自有IP的营收贡献分别为41.9%、37.2%35.5%。到2020年6月30日,自有IP的营收贡献已经下降到34.4%。

    虽然IP众多,但是2020年以前,对泡泡玛特营收贡献最大的是Molly。2017年~2019年,Molly的收入占总收益的25.9%、41.6%、27.1%;其次是独家IP中的Pucky,2019年贡献率为18.7%;而其他IP的贡献率都只是个位数。第二大自有IP Dimoo的贡献率占比仅为5.9%。

    这一现象,在2020年的半年中有所改观。2019年上半年,Dimoo的营收占比为0,但是到2020年上半年,Dimoo的营收占比为14.4%,已经超过Molly。在该报告期内,Molly的营收占比为13.7%。

    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是,在这些IP中,自有IP的营收占比在不断下滑,独家IP的营收贡献率在不断上升。
泡泡玛特在其招股书中预计,在2020年推出超过30个新IP。

    记者在一家泡泡玛特的线下零售门店内观察,30分钟内,进店参观、选购商品的消费者有50多人,且多为年轻消费者。绝大多数的消费者所购买的是Molly系列产品。

    据了解,2016年泡泡玛特与Molly的创作者王信明签订独家授权协议时,Molly在潮玩领域已经有一小波用户的沉淀,许多用户的第一个潮玩就是嘟嘴的Molly玩偶。

    认识到Molly依赖风险泡泡玛特,在招股书中坦言,“Molly对公司的销售表现至关重要,公司无法确保Molly的受欢迎程度及市场接受程度可以保持在其现有水平,若Molly受损害或未能保持其目前对消费者的吸引力,其销量的任何减少均可能对公司收益及经营业绩产生不利影响。”

    在新更新的聆讯文件中,有这样的描述:“基于Molly形象的泡泡玛特品牌产品的销售额分別占我们于2017年、 2018年及2019年以及截至2019年及2020年6月30日止六个月泡泡玛特品牌产品所得总收益的约89.4%、62.9%、32.9%、44.5% 及 16.3%”

    泡泡玛特将2020年上半年Molly收益减少的原因归结为受疫情影响。

    线下销售为主 渠道销售存疑

    在泡泡玛特的销售中,主要以线下渠道为主。2019年,泡泡玛特销售及经销网络包括114家零售店、825家机器人商店(即自动贩卖机类销售渠道)和线上渠道。在新更新的聆讯后资料集中显示,泡泡玛特的零售店铺已经增加至136家,机器人商店数量增加至1001家。

    招股书显示,2017年到2019年,零售店贡献的收益分别为1.01亿元、2.48亿元及7.40亿元,占同期总收益的百分比分别为63.9%、48.3%及43.9%,机器人商店贡献的收益分别为人民币560万元、8640万元及2.49亿元,占同期总营收的百分比分别为3.5%、16.8%及14.8%。

    在聆讯后资料集中显示,截止2020年6月30日,零售店的收益为3.13亿元,占总收益的38.3%,机器人商店的收益为1.05亿元,占总收益的12.9%。

    其线上渠道所贡献的收益,从2017年-2019年分别占比为9.4%、20%、32%。截止到2020年6月30日,其线上收益占比为40.9%。

    除了2020年上半年,线上渠道收益占比超过线下渠道,其他年份,其线下渠道是其主要销售渠道。

    但是值得注意的是,无论是线下零售店还是线上销售渠道,其毛利率远远不及机器人商店的毛利率。

    机器人商店的毛利率显示,从2017年-2019年分别为63.2%、71.5%、70.7%、截止2020年6月30日,机器人商店的毛利率为72.9%。

    报告期内,零售店的毛利率为55.0%、61.2%、65.6%、61.1%,线上渠道的毛利率为56.1%、62.8%、68.9%、70.4%。

    整体来看,从2017年到2019年零售店销售渠道占总收益的绝大部分,但其毛利率却最小。

    然而因新冠疫情,线下店铺的销售受到了严重影响。其在招股书中披露,“在疫情期间,潮流玩具产品的需求受到不利影响,主要是因为消费者出行受到限制、店铺关闭及线上销售渠道的经销能力受限。”

    IP故事能否持久?

    泡泡玛特CEO王宁将自身与迪士尼对标。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经表示,“我觉着五年后,我们有可能是国内最像迪士尼的公司,但是最像迪士尼不代表我们会像它一样去拍电影,而是我们也将成为一个拥有多个IP的大型集团。”

    但是迪士尼拥有多个故事,而泡泡玛特目前只有IP,只有盲盒公仔。在泡泡玛特的招股书中,其表示IP是核心。

    正如《阿甘正传》里的名句,“生活就像一盒巧克力,你永远不知道下一颗是什么味道。”火热的盲盒就像这盒巧克力,你永远不知道打开盒子那一瞬间,是什么样的惊喜在等待着你。

    盲盒就是利用了用户这种心理。零售电商智库及百联咨询创始人庄帅认为,目前盲盒热源于两种原因:一方面是利用人们的赌徒心理,比较容易上瘾,另一个是,IP与盲盒的结合,对于人们的吸引力就会更强。

    谭浩俊认为,在市场竞争越来越激烈的情况下,各种新的消费业态会同步诞生。购买盲盒,是一种赌博心理在推动,完全按照正常的消费方式,有的消费者可能也就不买了。

    但是,盲盒目前依赖的只是IP所开发的公仔,而迪士尼的IP开发,是通过影视、游戏、动漫、二次元的方式,将IP赋予不同的商业故事,让大家从一个IP中感受体验到多种不同的形式。

    就在泡泡玛特传出要上市的消息时,北京浩鸿明凯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基金经理刘洪明在微博上公开表示,“泡泡玛特本质上是1985年的童年被干脆面集卡片收割,长大后换个方式收割95后的故事。”

    那么泡泡玛特要讲述IP的故事,让大家记住泡泡玛特,则需要不断地开发新的IP。

    正如庄帅所说,盲盒本身的商品价值并不高,但是与IP结合之后,其产品附加值就增加了。“但是盲盒的销售是否具有持续性,大众对于IP的喜爱,是具有阶段性的,因而能否持续打造受众喜爱的IP,对于泡泡玛特而言具有潜在的风险。”

    新零售专家张健表达了他的担忧,“盲盒热,主要是玩法而不仅仅是产品本身,虽然消费者也有自己喜欢的IP,但热捧的更是拆的过程,因此这类产品对SKU要求比较高,也就是产品的迭代速度,一旦拆到的公仔都是消费者熟悉的,那么这个玩法就失去了吸引力。”

    竞争在不断的加剧

    事实上,关于盲盒的竞争越来越激烈。

    在二手交易平台上,除了泡泡玛特的Molly实现较高的交易外,独角兽、L.O.L、Sonny Angel 、毕奇、Little Amber、吾皇万睡、ACTOYS猫铃铛、LEGO迷你人仔、SML盲盒等产品的交易热度也较高,用户的选择也越来越多。甚至在这些二手交易平台上,“退坑”的用户不在少数。

    一些新的IP玩家也在不断进入,同样做IP潮玩生意的玩偶一号,旗下IP小站已经与迪士尼、梦之城等多家IP达成合作,引进IP衍生品达800多种。

    谭浩俊认为,在一些盲盒企业取得比较好的业绩之后,投资者会越来越多,野蛮生长的现象也可能会发生,一旦市场的需求和供给发生了转变,当供给远远大于需求的时候,那么盲盒企业也就会面临着市场的自然淘汰,因而在未来,盲盒企业的市场是非常残酷的。

    而泡泡玛特所面临的,还不只是竞争的加剧。目前自己研发的IP尚不成熟,与第三方合作的IP,还面临着续期风险。

    西南证券传媒行业分析师刘言认为,潮玩企业的发展,依靠的不是IP储备,而是IP的孵化能力。

    “随着盲盒企业越来越多,竞争越来越强,消费者可供选择的余地也越来越大。”谭浩俊说道,能否在市场上获得更大影响力,掌握更多的商业资源,决定了企业的发展前景。 

本文采编:CY351

版权提示:产业信息网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对有明确来源的内容注明出处。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稿酬或其它问题,烦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与您沟通处理。联系方式:gaojian@chyxx.com、010-60343812。

标签: 玩具

产业信息网
微信公众号

智研咨询服务范围
智研咨询服务范围
咨询热线: 400-600-8596
010-60343812
智研咨询业务优势
行业报告内容充实,报告包括了行业产品定义、行业发展现状(产品产销 量、产品生产技术等)、行业发展最新动态以及行业发展趋势预测等。 对购买者认识和投资该行业起到初级作用。
以企业文化凝聚人才,在公司发展过程中吸引了大批优秀人力资源,包括高校的知名导师、行业高管人员及经验丰富的研究员。50%以上的分析师拥有硕士研究生学历。
公司报告数据主要采用国家统计数据,海关总署,问卷调查数据,商务部采集数据等数据库。在公司发展过程中积累了丰富的数据资源,构建起了企业核心数据体系,以真实有效的数据支撑为客户提供决策支持。
公司多年来致力于发展中国机械电子、电力家电、能源矿产、钢铁冶金、服装纺织、食品烟酒、医药保健、石油化工、建筑房产、建材家具、轻工纸业、出版传媒、交通物流、IT通讯、零售服务等行业信息咨询、市场研究的专业服务机构,在行业研究领域经验丰富。
服务热线:
400-600-8596
010-60343812
传真:
010-60343813
客服QQ:
992930161
邮箱:
sales@chyxx.com
Copyright 2008-2021 chyxx.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产业信息网 版权所有 运营公司:智研咨询集团 京ICP备13007370号-1
在线咨询
咨询热线:
400-600-8596
010-603438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