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中国产业信息网设为首页|加入收藏|网站地图|繁体|产业网微薄
 

中国产业信息网新闻中心

产业网 > 新闻中心 > 头条 > 正文

“废纸女皇”垃圾堆里“捡出”近四百亿,曾因提议降低富人赋税身价一夜缩水130亿 [图]

2020年02月25日 10:01:19字号:T|T

    一张纸涨几分钱,就足以成就“昔日女首富”身价激增。

    上周,受公路免通行费时间延长利好造纸产业链影响,玖龙纸业连续5天领跑纸业股。瑞信发表报告一度将公司的目标价由原来的11.5港元上调至11.8港元,维持“跑赢大市”投资评级。

    而玖龙纸业背后坐镇的正是“昔日女首富”张茵。即便前景一片大好,相继经历“提案门”、“破产门”和“血汗门”三重门事件后,当年从废纸堆里捡出胡润“中国第一位女富豪”的张茵也累了。

    废纸堆里“捡出”四百多亿

    2019年3月,美国奥尔德敦,一座容纳7500人口,正陷入工人失业、经济滑坡的小镇终于等来了一线转机。

    “身材娇小、佩戴宝石项链,穿着一套香奈儿风的金丝针织套装”,1月17日,美国《纽约时报》的一篇报道如此描述前往美国纸厂参加开业盛典的张茵。

    4500万美元的大手笔投资按理应该为张茵迎来一阵彩虹屁,当地人也确实感受到这一年“钱好像是天上掉下来一样”,然而这些都被怀疑声压过去了,“这个国家(美国)正在被亚洲重新殖民”,“我认为他们在占我们便宜……我觉得我们正在为130个工作岗位出卖自己”。

    显然,奥尔德敦人对这位她们正在口诛笔伐的“金主”知之甚少。实际上十四年前,“玖龙纸业”在香港交易所主板上市,同年催生了“中国第一位女首富”时,国内同样傻眼,只知她是卖废纸起家,寥寥无几的资料甚至写不成一篇报道。

    自此,人们才开始密切关注这位1957年出生、继承着祖辈“闯关东”气魄的“女首富”。

    因为父亲曾是连长,后转业成为矿主,文革期间被迫入狱。身为家中8个孩子中的老大,张茵很早就与母亲担起了养家的重任。直到父亲被平反,张茵得以攻读财会专业,毕业后一度先后担任深圳信托下属的一个合资企业的财务部部长和贸易部部长。由此,触发了张茵垃圾堆里致富的机遇。

    1985年,27岁的张茵,勉勉强强凑足3万元到香港投身废纸回收行业。上世纪80年代的香港,哪怕是废纸回收生意,也正由黑社会垄断,须由他们转手再卖到纸厂打纸浆。与黑社会智斗六年后,张茵在香港废纸市场站稳了脚跟,并且一举成为香港最大的废纸出口商。

    事实上,光收废纸离首富之路终究还是远着呢!高举“废纸就是森林”大旗,1990年2月,张茵又在美国创办了中南控股公司。一手从美国收购丰富的废纸资源,运回国内及东亚其他地方做造纸原料。另一手又将利用废纸原料加工好的牛卡纸,销往世界各地。由此,串起了废纸回收、再利用、贸易出口、运输等各链条,才为“废纸女皇”打下牢牢的根基。

    2006年,玖龙纸业上市后,张茵快马加鞭开始在东莞、江苏太仓、重庆、天津、以及福建泉州以及沈阳等地的生产基地布局,并收购了“河北永新”。并且将版图蔓延至缅甸、越南等多地。与此同时,此前创办的中南控股公司已成为美国废纸出口行业之首。

    回头看,“中国第一位女首富”这一路上简直太过专一。除了造纸就是买珠宝,地产、金融、互联网布局几乎瞧不见踪影。而这似乎为张茵走下宝座埋下了伏笔。

    “三重门”后,玖龙难抬头?

    人红是非多,正在张茵为产业扩张东奔西走的时候,她也走上了舆论风口。

    最负盛名的自然是“提案门”事件。2008年,张茵前往北京参加两会,针对劳动法提出三个提案,其中有一项是“降低富人税负,把月薪10万元以上的最高累进税率从45%减至30%”。提案一出,张茵即刻招到众人诸如“为富不仁”的炮轰。

    时任广东省总工会副主席孔祥鸿公开喊话张茵,愿在电视台上就劳动法PK。 霸气如张姐,一句“PK?没必要,也没时间”再上各大报纸头条,吓得玖龙纸业的高管们私下忙劝“董事长不要再讲了”。

    显然,张茵闭麦的速度赶不上股价下跌的速度。锣鼓刚敲响两年的玖龙纸业暴跌40个百分点,犹如晴天霹雳,张茵一夜之间身价缩水130多亿港币。

    不容忽视的是同年,金融海啸袭来,玖龙纸业“破产门”立即甚嚣尘上。有媒体披露,张茵身家急剧缩水,仅剩7%,也就是18亿美元,在银行融资方面出现困难。

    对此,隔年,身穿大红西装外套,烫着整齐卷发的张茵接受采访时,笑回:“我刚刚把债都买回来了,我还了15个亿!最近我又在外面买了大概2亿美元债券回来。” 言下之意,我张姐眼里都不是事儿。

    别看张茵有底气,有”提案门”言论在前,舆论一点儿都没打算放过她。就在无力还贷、申请破产、离婚的流言满天飞后不到一个月时间,关于玖龙纸业“血汗工厂”的传闻又将张茵再度推到了聚光灯下。

    更为严重的是,揭露这一事件的还并非媒体或者同行,而是香港浸会大学学生会及香港中文大学学生会。这篇《香港上市企业内地血汗工厂报告》还有一个颇具杀伤力的副标题:“‘女首富’张茵的玖龙纸业如何剥削中国工人以及另外四间港资企业的恶劣工作条件——《劳动合同法》绝非可有可无!”。随后,多家报纸紧急采访,大篇幅揭示了这家企业所存在的临时工政策、连坐政策等等。

    此时,张茵还在美国,为新一轮融资路演忐忑不安,这同时也是中国民营企业首次在国际资本市场发行投资级债券。玖龙纸业也正谋求收购越南造纸厂的控股权,成为越南最大的包装纸生产商。

    等到一切皆成定局,张姐回国,不再霸气,只是一味哭着说自己“冤”、“风吹头发都害怕”。而至今有关玖龙纸业“血汗门”的词条仍停留在相关搜索前列。

    就在所有人都认为一代纸业龙头就要倒下时,张茵又带着它逆风翻盘,从2010年净资产17亿到2015年身家265亿,张茵跻身胡润女富豪榜第五位。

    而就2019年的八月以来,仅靠涨价来驱动产能的玖龙纸业似乎再度遇到了瓶颈,张茵想要挤掉碧桂园杨惠妍,再回女首富宝座,似乎有点难。

中国产业信息网微信公众号中国产业信息网微信公众号 中国产业信息网微信服务号中国产业信息网微信服务号
版权提示:中国产业信息网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对有明确来源的内容注明出处。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稿酬或其它问题,烦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与您沟通处理。联系方式:gaojian@chyxx.com、010-60343812。
 

精彩图片

 
 

 

产业研究产业数据

 

 

 排行榜产经研究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