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中国产业信息网设为首页|加入收藏|网站地图|繁体|产业网微薄

中国产业信息网企业频道

产业网 > 企业频道 > 竞争情报 > 正文

他因儿子被迫下海,创业30年坐拥千亿财富,号称全球华人第一狂

2019年03月29日 17:07:20字号:T|T

    在2018年的胡润百富榜上,年仅32岁的严昊以1200亿身家排名第七,成为中国最有钱的年轻人。

    在他的身后,是父亲严介和创业30多年,为他打下的“江山”。

    尽管已早早完成“帅印”交接,但江湖上关于严介和的各种传说仍然不绝于耳。他最广为人知的称号是“全球华人第一狂人”,他个性张扬,嘴巴厉害,常常语不惊人死不休。

    “准备2020-2022年赴美上市,预计上市部分市值达3万亿,超越腾讯和阿里巴巴”,“莫言竟然比我先拿诺贝尔文学奖,我有些难过,但我打算冲刺诺贝尔经济学奖”“我能一直狂下去,这才是真正的牛X”.....

    当然,他有可以狂的资本。语文老师出身的严介和早年因为超生而被迫“跳海”,随后又自主创业创办太平洋建设,他首创了中国建筑行业广为推行的BT模式,凭借十余年努力,将企业慢慢做大。而他也曾在短短一年内,身家由20亿飙升至126亿,成功跻身中国富豪榜“榜眼”之位。

    他也曾跌落谷底,深陷舆论旋涡、遭遇多方连环追债,甚至“被迫下岗”。

    历经跌宕起伏,再复出的严介和仍未改狂人本色。他将太平洋建设一举做到中国民营企业500强,成为国内建筑行业的老大,儿子接棒后,太平洋建设继续发力,成为全球建筑私企第一,而他的家族也坐拥千亿财富。

    如今居于幕后的严介和,将更多精力投身于文化、教育、慈善领域,但没怎么变化的是,他依旧很狂。

    用他自己的话说,“狂放是我的秉性,不狂不放不人生”。

    16岁工作,26岁“跳海”,36岁“下海”

    1960年,严介和出生在江苏淮安一个教育世家,他是家里第9个孩子,出生的时候,母亲已经是44岁高龄的产妇,没有奶水,他靠吃姐姐、嫂子的奶水长大。

    6岁时,受文革影响,严介和全家迁到了农村,日子从此一落千丈。家里常常穷的揭不开锅,他穿用废麻袋、稻草编制的草鞋,最惨的是下雨的时候,为了防止鞋子沾水烂掉,小介和就光着脚走路。

    1976年,16岁的严介和高中毕业,留校任教做了一名语文老师。几年后,他娶了比自己小三岁的学生为妻。这在当时那个封建思想还较为浓厚的时代,还引起了一番不小的争议,这可能是年轻的严介和做过的最“疯狂”的一件事儿了。

    当老师期间,他也不“安分”,教书之外,他发动全家做起了编织生意,主要编织草帽、斗笠和簸箕等草编制品,短短几年间,他就赚了几十万,成为当地人人艳羡的万元户,他后来回忆起来这段儿,言语间仍是满满的傲气,“1979年,我19岁,在万元户的年代,我已经是多少万的户了”。

    1986年,在大女儿严昕之后,严介和家里又迎来了第二个孩子-儿子严昊。这下儿女双全了,但严介和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因为小儿子是超生的缘故,他不但被罚了1.8万元“巨款”,还丢掉了自己的“铁饭碗”。

    为了养家糊口,严介和被迫下海经商。若干年后,严介和曾回忆那次痛苦的抉择“这不是下海,而是跳海,一种被逼无奈的跳海!”

    当时,一直经营不善的淮安水泥制品厂向社会公开招标租赁,严介和决定去尝试一下,最终他的竞标方案凭借最高分中标,严介和顺利当上了厂长。令周围人深感意外的是,这位年轻的语文老师似乎天生具备管理才能。任职仅3个月,严介和就把亏损严重的厂子做到了盈利。后来,严介和还陆续去了几个不景气的国有企业、集资企业当经理、站长等。

    当时,92年南巡推动改革开放进一步深化,“创业致富”、“要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口号在无数热血澎湃的年轻人胸中激荡,严介和也动起了创业的心思。他租下了一家濒临倒闭的厂子,成立了淮安市引江建筑工程有限公司,这是后来太平洋建设的前身。

    严介和赚到的第一桶金来自于南京绕城公路这个项目。当时经过层层转手之后,这个项目的管理费已经超了三四十个点,要赔上5万块钱才能把三个涵洞建设好。严介和心想,与其都是赔不如赔到底,赚不到钱总得赚个面子,赚个好口碑。

    结果,干到最后,总共亏了8万,比之前还多亏了3万多,严介和这“亏五万不如亏八万”的精神,“感动”了不少人,甚至连南京市长都知道了这个事情,夸赞他有大企业家风范,还把绕城公路一揽子工程都交给他来做。整个项目工程做下来,严介和算了下营收4000多万,净赚了860万。

    这次“失小利得大利”的项目让严介和的公司顺利度过了冷启动期,生意渐有起色。

    不过,在严介和看来,自己真正的下海是在1996年,在此之前都是“跳海”。在这一年,他正式将前一年成立的太平洋建设工程公司升格为太平洋建设集团。

    16岁工作,26岁“跳海”,36岁“下海”,严介和前半生的每一个人生重大轨迹似乎很巧合性的以“10年”为一周期。

    中国最大包工头的悲喜两重天

    很快,严介和找到了一条生财之道—BT模式。BT是英文Build(建设)和Transfer(移交)缩写,意为“建设--移交”,是政府利用非政府资金来进行基础非经营性设施建设项目的一种融资模式。

    1996年,太平洋建设承接了宿迁市政府的市府大道项目,当时,该项目耗资巨大,市财政一下子拿出来有些吃不消,于是,就太平洋建设暂时先垫资了5000万,才推动项目成行。

    也是这个项目让头脑灵光的严介和发现了背后的商机。之后的十几年里,太平洋建设开始在全国欠发达地区大规模推行BT模式来运作基建项目。有数据统计,截止到2006年,太平洋建设共承接了近2700亿元的订单。

    严介和“中国BT模式鼻祖”的称号也由此而来。

    推动太平洋建设急剧扩张的“两驾马车”,其一是BT模式,另外一个则是收编亏损国企。两个模式相辅相成,收购亏损国企为地方政府解决了财政包袱,有利于和当地政府保持良好的关系,这为BT模式扩张打下了基础,各地的一些市政工程建设项目,政府会优先考虑交给太平洋建设来做。

    自2002年开始,太平洋建设陆续收购了一些经营不善的国有企业,短短4年时间,集团并购了31家国有企业,整合了六十亿元的国有不良资产,迅速扩大了集团的资产总量。曾在接受腾讯财经专访时,严介和表示,太平洋建设对于这些经营困难的国有企业起到了很大的扶持作用,“死的救活了,小的盘大了,弱的救强了”。

    2005年可以说是严介和自创业以来最高光的时刻,如果说之前都是在“闷声发大财”,那么这一年便是彻底露富于聚光灯下了。时年的胡润百富榜出炉,严介和凭借125亿元身家从第66位一路飙升到第2位,成为令外界侧目的年度财富黑马。

    一系列赞誉也接踵而来,“中国最大的包工头”、“年度黑马”、“财富黑马”......

    人红是非多,大红大紫的严介和很快遭受到了一波质疑,甚至引发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媒体风暴。

    外界(媒体)的质疑主要有三:

    其一,短短一年时间,严介和的身价就从15亿迅速飙升到了125亿,其惊人的财富裂变速度成谜。

    其二,BT模式并非十全十美。通过BT项目,太平洋建设与各地方政府走的很近,引发诸多猜疑,严介和是否与政府间存在非比寻常的关系,甚至被怀疑是否有“行贿”存在。对此,严介和在多个场合连连辟谣称“太平洋没有任何‘原罪’,我的第一桶金来得非常干净。”

    其三,国有企业收购模式争议。2002年,太平洋建设的年产值不过为20亿,是运用何财技做到接盘了数十个总价值为60亿的国有资产的?2005年,严介和曾宣布在一年之内打包并购总资产达500亿元的国有产业,是真有实力还是施以他技?此外,严介和屡屡接盘濒临亏损的国企,有一些置疑国有资产流失的声音出来,当时,著名的经济学家郎咸平曾指责严介和是“侵占国有资产的第一大鳄”。

    除深陷舆论旋涡之外,这一年,严介和也是官司缠身,被曝出因为欠债4亿而被各地的9家商业银行联合追债,还且他还被法院采取了威慑机制,被限制高消费及出境,他本人旗下的十几处住宅被查封。

    “债务门”让太平洋建设的资金链断裂危机开始暴露在公众面前。而危机的根源实则是BT模式潜在的风险已经渐渐凸显,太平洋建设的主要资金来源于利用政府信誉向银行申请的贷款,而非风险投资,一旦崩盘,后果不堪设想。

    2006年的风波让严介和被迫低调下来,他无奈辞去了太平洋建设集团的董事局主席职位,并逐渐稀释自己的股权最终至10%左右,而一年后,他将彻底退休。

    从未像这般处在舆论风口浪尖的严介和在反思的过程中,又忆起了当年做教书匠的时光,他萌生了和高校联办“太平洋商学院”的办学计划。

    之后的几年里太平洋建设鲜有大新闻曝出,严介和本人也非常沉默,极少露面接受采访,但实质上,他并没有像他最初说的那般真正退休,风波稍稍平息后,他又复出,继续掌舵太平洋建设。

    我能一直狂下去,这才是真正的牛X

    严介和再一次暴露在多家媒体的聚光灯下是在2011年11月13日,其儿子严昊的婚礼上。

    婚礼现场政商界名流云集,甚至邀请来了美国前总统比尔克林顿、纽约前市长鲁道夫朱利安尼、爱尔兰前总理伯蒂埃亨等外国政要前来捧场,一时间吸引无数眼球。据悉,婚礼耗资数千万,这场奢华婚礼也让外界对于这个顶级富豪家族的财富生活浮想联翩。

    在致辞环节,严介和宣布,将太平洋建设集团董事局主席兼总裁的位子正式交棒给自己的儿子严昊。

    这一刻,大家才明白,这场婚礼是严介和精心筹谋过的,目的自然是为儿子接班造势。

    严介和宣布退休的这一年,他才51岁,在中国传统企业家里算是退休很早的了。而他的儿子严昊才25岁,当外界质疑其能否独当一面时,严介和一句话回应一切,“我教育出来的儿子,能力是年龄的20倍”。看来严介和真的很爱自己的儿子,不但早早将他扶上接班人之位,还精心为他的未来铺路。

    其实,在早年接受采访时,严介和曾谈及退休之事,大方称交棒还早,起码要等待20年。而过了几年之后,他却一改往日想法,真的退休了。据他称,早早退休的原因是因为儿子经过这几年锻炼后,已经具备了独当一面的能力。

    第二次“下岗”之后,严介和也并没有闲着,他将更多的精力放在了自己钟爱的教育、慈善等事业上。

    “我的情景不一样,祖祖辈辈是教书育人的,我都没想到我变成商人。做了20年的商人,当我再回来办教育的时候,我终于走出了异常,也成为了超常,回归了正常。”

    他创本了国内最贵商学院“太平洋商学院”,还出资10亿元,成立了“华佗论箭个性奖学金”基金,每年拿出1亿元奖励优秀学子。2012年,严介和第三次创业,创办雅仁和教育和蓝黄红文化。

    2013年,严介和创办了由苏商资本、苏商建设组成的苏商集团;一年后,由郑和舰队、华佗建设组成的华佗集团在淮安成立,这两大集团对严昊的太平洋建设集团形成拱卫,至此苏太华系组建形成。

    在事业上,严介和并没有真正的闲下来,还在不遗余力的发挥余热,支持和拱卫儿子的事业。

    儿子严昊也没有让他失望,在他的带领下,短短3年时间,太平洋建设便同时跻身“世界500强”和“中国500强”,成为中国和全球建筑私企第一;在2018年的胡润百富榜上,严昊、严介和父子凭借1200亿身价排名第七,成为中国最富家族之一。

    尽管,严介和现在已经逐渐淡出公众视野,但江湖仍有他的传说,每一次关于他的为数不多的露面都会掀起一阵波澜。这是因为,严介和个性高调,常常语出惊人,迄今为止,他最响亮的绰号不是与财富有关,而是“狂人”,他被称为“全球华人第一狂人”。

    他曾解释自己为什么狂,他说,“我为什么狂、张扬?因为我屁股干净,中国的建筑税定额征收,没法偷、没法漏,我想偷、漏也做不到 ”。

    大抵因为是语文老师出身的缘故,严介和说起话来,经常妙语连珠,加之个性直率,在面对媒体时,他常常口无遮拦,甚至被问及敏感话题,他也毫不避讳和敷衍。

    谈到企业建设目标,他高喊,五年内准备打造3家世界500强企业,超越稻盛和夫,更计划在2020到2022年推动企业赴美上市,预计上市市值达3万亿,将超过腾讯和阿里巴巴。

    谈及教育,他直言,现在的中国教育太失败了,把我们智商高的都教育坏了。现在大学生找工作都找不到的,管理的都是不懂管理,商学院都是没经过商的,有了学历没能力,有了文凭没水平,有了职称又不称职,中国的教育太失败了。现在的80、90后,还是少读一些书比较好。

    谈到自己的财富地位,他说,“我对自己的财富从来没搞统计,我不需要搞清楚,因为私营企业的财产要保持一定的模糊。在全球华人中,我无愧于第一狂人,我收购过那么多企业,不论国有企业、股份制企业、上市公司,各种体制的企业我都当过一把手。”

    严介和十分推崇国学,古有孔子著《论语》,严介和也效仿,自己写出了一本《新论语》,此外,他还写了 《管理境界》《产业决定未来》等四五本书,在出席各个公共场合时,他总要带上自己的书作宣传。

    有一次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严介和打开了话匣子,当时正值莫言拿下了诺贝尔文学奖,严介和忍不住吐槽道“其实我的文章写得很好,但是莫言竟然比我先拿了诺贝尔文学奖,我知道(这个消息)以后心里有些难过,那只是个小学没有毕业的人,所以我会向经济学奖冲刺。”

    因为嘴巴太厉害,严介和时常处在争议之中,有人称他为大师,有人却说他是“疯子”、“骗子”。对于争议,严介和本人毫不在意,他屡屡公开谈及自己的“狂性”。

    “狂放是我的秉性,不狂不放不人生”

    “真正的狂人是‘狂而不妄,放而不荡’的。我喜欢把自己推到聚光灯下和火山口上,挑战自己”。

    “我能一直狂下去,这才是真正的牛X”

    疯狂的一面为众人所知,鲜有人知的是,严介和还有内心柔软的一面,他对自己的员工非常好,有“中国厚侍员工第一人”之称。

    严介和觉得要让自己的员工有尊严,在他的公司,连保洁员的工资都在1万元,门卫、司机的薪资在一万二左右。他认为工资尽管高于市场平均水平,但每年多给的几万块钱,对自己来说,不算什么,但对于保洁员来说,却能大大提高他们的幸福指数。

    “我想在75岁就彻底退休,回家里照顾孙子孙女,当幼儿园园长,穿上奇装异服把头发染成玫瑰红,把头发留长就像济公那样”,严介和曾在接受陆家嘴月刊采访时,如是畅想自己的退休生活。

    严介和曾坦言,“现在我最大的财富就是幸福指数高得不能再高了,再高就成精神病了”。

    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对于严介和来说,纵然毁誉参半,但自己自由自在、幸福快乐,就足够了!

中国产业信息网微信公众号中国产业信息网微信公众号 中国产业信息网微信服务号中国产业信息网微信服务号
版权提示:中国产业信息网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对有明确来源的内容注明出处。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稿酬或其它问题,烦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与您沟通处理。联系方式:gaojian@chyxx.com、010-60343812。
 

精彩图片

 

产经要闻行业新闻时政综合

解码2019年消费——分级+升级,消费在发力 怎么看待这种升级与分级并存的趋势?

解码2019年消费——分级+升级,消费在发力 怎么看待这种升级与分级并存的趋势?

2018年,我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380987亿元,比上年增长

 

 

 

 

 排行榜产经研究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