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中国产业信息网设为首页|加入收藏|网站地图|繁体|产业网微薄

中国产业信息网新闻中心

产业网 > 新闻中心 > 头条 > 正文

彩电新革命:华为跨界,创维升维, 从手机的华为到彩电的创维,一条追求可持续发展的未来之路已经展开[图]

2019年10月18日 09:51:57字号:T|T

    自1958年中国第一台黑白电视机“北京牌”问世,1982年上海电视机厂完成第一条彩电生产线的引进,1985年到1993年黑白电视向彩色电视迁移,以及90年代中后期彩电价格战让25英寸以上的大彩电走进千家万户……,曾经如此激动人心的电视,今天似乎已是一个古老的故事。

    即使这中间发生了从CRT(阴极射线显像管)到LCD(液晶显示)的重大技术变革,电视依然是电视,电视行业的基本格局也没有改变。

    直到移动互联网来临。随身携带、随时使用的手机和平板,让电视的使用频次和开机率遭遇了重大挑战,看视频很快超过了看电视。同时,和手机、车载移动等相比,电视自身的创新相对缓慢。由此导致的结果,是中国彩电的年度零售量开始下降。

    不过这一切,从2019年下半年起可能逆转。

    一场关于电视的新革命正在展开,它由两股新力量推动,它们都来自深圳,一家是,一家是。

    7月9日,创维在北京举行OLED(有机发光二极管)普及风暴发布会,将55英寸OLED电视的价格从1万多元直降到7999元,与市场上LCD电视的高档产品价格相当。这一平民化姿态,让OLED电视首次实现与LCD电视的价格接轨,也预示着OLED替代LCD的时代正式开启。

    显示技术的突破,正在让电视重新性感起来。传统的LED显示,需要借助后置的背光系统,而OLED采取自发光技术,面板上没有背光,所以具有超广视角、完美黑色、鲜明色彩、超薄设计、健康护眼等明显优势。

    今年初,我参加一年一度的拉斯维加斯消费者电子展,在LG的新闻发布会上看到一个很酷的产品,就是OLED卷轴式柔性电视,不看时屏幕可以卷起来,消失在底座里。未来,电视就是智能显示器,可以挂,可以藏,自由收放,比如停车时前风挡就可以作为显示屏。

    我在当时写的文章中说,“显示水平提高到超清,加上超薄、可折叠、可卷曲的柔性面板,一个显示器的新时代正在到来”。不过那时我并不知道,在中国,这个新时代最重要的代表是创维。创维把OLED作为下一代技术做了超前布局,正以OLED自发光电视为突破口,带动行业大变革。

    7月15日,华为荣耀品牌总裁赵明宣布了“智慧屏”产品概念。9月19日,首款产品正式亮相。赵明说,荣耀不会做传统电视,不会把红海杀成血海。智慧屏将与手机一起,成为年轻人智慧生活的双中心,智慧屏可以把家庭周边的所有设备连接在一起,成为新的家庭中心。

    表面看,创维是从硬件切入,让电视的“视效”全新升级;华为是从软件切入,让电视的“功效”向外延展。但本质是一样的,他们都要革新电视在用户心目中的形象,让电视成为家庭的智能中枢和娱乐中心,王者归来。

    华为发布“智慧屏”计划后,创维高管迅速回应:华为加入电视行业,与低价搅局者、破坏者不同;华为的加入势必正向激活行业,让竞争往品牌、技术良性竞争的方向发展。创维张开双臂欢迎优质鲶鱼华为的加入。

    其实创维和华为的合作已有数年。5年多前,荣耀第一次进入电视的尝试,就是和创维旗下的互联网电视品牌酷开合作的,当时他们联合发布了智能电视新品“酷开荣耀A55智慧屏幕”,这是华为进入智能家居领域的第一个产品,用的概念就是“智慧屏幕”。4年多前,创维推出国内首台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OLED电视,在处理器部分则采用了华为海思芯片。华为海思也是创维酷开智能操作系统的重要合作伙伴。双方惺惺相惜,缘起非一日。

    华为创立于1987年底,创维创立于1988年,是同时代的企业。

    我写过不少华为的文章。其实当年我对创维了解更多,但在秦朔朋友圈还从未写过。

    创维的创始人黄宏生出生于1956年,他和华南理工大学的同学TCL的李东生、康佳的陈伟荣,曾被并称为中国彩电业的“华工三杰”。

    黄宏生是一个特别不怕苦的人。考上大学前,他曾在海南黎母山林场当过几年知青,每天翻山越岭,在原始森林里寻找采伐手伐好的原木,用撬木棍将其一个个滚至山下,集中由吊装车运走。山里地形坎坷,雾气沉沉,泥泞难行,有一次吊运木材的索道机发生故障,不听操作手使唤,黄宏生带头排险,索道突然绷断,粗大的钢丝锁缆横扫过来,他瞬间飞了出去,昏迷不醒,送医抢救后被诊断为轻度脑震荡。

    在这样的锻炼下,黄宏生打造了超强的意志和吃苦精神,他喜欢的名言是“宁做痛苦的人,不做快乐的猪”,“一个人的觉醒高度,刚好等于他受苦的深度”,等等。这种气质也构成了创维的文化要素之一。在中国知名彩电企业中,创维是唯一一家纯粹的民营企业,一家特别能战斗、有执行力的企业,其成功殊为不易。

    1988年,时任华南电子进出口公司副总经理的副厅级干部黄宏生放弃了国企的安逸日子,白手起家,从最早做贸易到生产遥控器、解码器,再投身于彩电制造。他和李东生、陈伟荣、长虹倪润锋、海信周厚健等人一起,抓住彩电进入家庭的消费升级机遇,在与外资品牌的较量中,最终赢得了市场份额的优势。这场彩电大战,至今仍在我的记忆里。

    去年创维成立30周年,邀请去调研。我没去,一是忙,二是觉得,生产电视机的传统企业很难有多少创新空间。

    没想到一年后,创维就掀起了震动全行业的OLED风暴,全力推动下一代显示技术的普及,华为则发布了“智慧屏”,致力于“电视向下一代的演进和发展”。他们都看到了“下一代”,看到了电视的新未来。

    在5G商用、人工智能和物联网结合(AIOT)的背景下,电视无论从显示、操控还是计算能力、交互体验、承载能力上,都存在巨大的创新突破机会,可以重新做一次。智慧互联、软硬件一体化、优质内容、深度互动,创维和华为正在重新定义电视,让电视成为智能和性感的代名词。
华为的声量大,人们很熟悉。其实创维的变革与创新,对中国制造企业有着更多借鉴意义。
不久前,我到深圳创维总部和工厂实地调研,尤其是和创维电视董事长、出生于1980年的王志国的交流,使我对这场电视新革命有了更深认识。

    2010年后,曾经的彩电业风云人物黄宏生将主要精力放在新创业项目——南京金龙新能源商用车上。对于创维的发展,他大胆启用新一代职业经理人,王志国就是其中最突出的代表。

    王志国是江苏扬州人,1998-2002年就读于东南大学动力工程系,此后到德国德累斯顿工业大学计算机工程系就读,毕业后先后在德国的沃达丰、英特尔、哈曼贝克电子公司做软件开发,2009年回国加入创维,组建创维集团软件研究院,2013年研发出了智能化电视操作系统、云平台以及APP,即后来的酷开系统。他担任了酷开网络科技公司CEO,既做智能操作系统,也生产互联网电视。

    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创维的竞争对手主要有三类:一是海信、TCL这样的老牌大厂,二是乐视、小米这样的互联网新势力,三是阿里巴巴这样的超级平台。2015年,阿里为推广操作系统(阿里OS),曾向各大彩电企业抛出橄榄枝,只要电视机预装阿里OS,每台补贴100元。创维测算过,如果接受此条件,估计三年左右可以获得15亿元补贴,这相当于是纯利润。

    但王志国当时提出,关键在于“我们要今天还是要明天”,“昨天的电视机就是电视机,明天的电视机是互联网的一部分,智能家居的一部分。如果要明天,就要坚持独立做操作系统,因为用户是通过操作系统和你连接的。操作系统不在自己手里,就无法掌握用户的一切,不知道他们是怎么看电视和用电视的。如果那样,创维就是为别人的操作系统打工的输出端口,是帮他们‘圆梦’。”

    创维坚持自主研发。酷开也成为国内彩电业第一个自研的智能操作系统。

    短短几年间,王志国领导的酷开网络已是一家估值超过百亿元的独角兽,百度、腾讯都是其股东,松下、飞利浦等十几个品牌与其合作,现在每天有超过4000万台电视机在运行酷开系统,是这个赛道的第一。通过和百度合作,运行酷开系统的电视机,可以不用遥控器,完全用语音发号施令。酷开既是电视操作系统,也是互联网服务(如影视、购物、游戏、教育、音乐)操作系统,还是和全屋家电连接在一起的智能家居操作系统。

    酷开的成功,让创维成为传统彩电企业中最具互联网气质的一家,又是互联网电视中最具电视技术底蕴的一家。(注:创维互联网电视使用酷开品牌)

    2018年7月,王志国出任创维电视董事长、法人代表,同时他仍是酷开网络董事长。他也是中国电视厂商中唯一的80后领导人。
王志国说,虽然他是80后,但他一直把传统看作财富,而不是包袱。

    “创维有完整的研发能力和生产能力,有3万个零售网点组成的经销体系,有两三千人的研发队伍,有7000多名为零售网点提供服务的导购顾问,以及7000多名生产线上的工人。为什么说这些都是财富?因为产品设计出来后,不是一步到位就能完全成熟的,中间有大量改进、优化、提升,里面有很多know-how,需要慢慢积累。如果简单地交给别人代工,能生产出OK的产品,因为生产相对标准化了;但很难生产出excellent(绝佳)的精品,不自己生产,很多know-how是领悟不到的。”

    与此同时,王志国认为,传统只是基础,企业面对未来必须创新。

    在王志国看来,当年市场最主要的变化是,新消费人群对传统的“制造驱动”有一种“无感化”倾向,他们更在乎电视爽不爽、酷不酷。如果不能拥抱这一“用户驱动”、体验为王的新形势,制造力再强,也无法赢得市场。

    80后的王志国对创维电视的意义,在于让创维从制造力之维升级到创造力之维,重新抓住用户的心。王志国对电视的理解是这样的——
“电视已经从早期的功能时代过渡到体验时代,现在是服务时代,创维OLED可以免费让你体验,不爽退回来,爽就留下来。”

    “我从来没有把自己当成卖电视的,我是卖屏幕的,我用屏幕解决一切,用屏幕去升级未来的家居场景。现在有的家庭做一个窗户就要花十几二十万元,如果加一个OLED屏幕,只需要几千元,窗户就变成科技之窗了。”

    “传统电视最大的问题是营销、生产、研发之间没有形成闭环,没有从用户场景出发。在用户场景里,电视并不是一直开着的,而且越来越依靠声音遥控而不是遥控器。有人在家里不愿开电视,是因为找不到遥控器。所以我们在研发中不允许带遥控器,要忘记遥控器,完全从用户出发,保证他随时随地可以用声音来操控。通过努力,现在消费者对我们全时AI使用的日活跃度已经从原来的5%上升到65%,真正习惯并依赖了声控的功能,比手机按键还方便。”

    王志国告诉我,他家的电视现在用的最多的功能,是小孩天天到电视上查英文单词。有天早上,小孩问他鱼腥草怎么说,他随口说‘小维小维,鱼腥草怎么说’,它马上就报出来了。“语音使用目前已经可以满足家里90%的问题的请求,这时我发现,电视就是一个更便捷的信息查询终端。”王志国说。

    这是80后公司领导人天然的观念。电视的维度改变了,创新的维度建立了。

    创维为什么要推动OLED普及风暴?这就要谈到“用户驱动”外的另一个驱动力,即“技术驱动”。创维要用新技术确立新赛道。

    王志国说,电视电视,终究离不开以“视”为本。

    为什么很多人看大片要到电视上,而不是在手机、Pad上看?因为体验完全不一样。电视那种独特的沉浸式视听享受,是不可替代的。“就像乔布斯的iPhone不是更高级的诺基亚,汽车不是更快的马车,新能源车不是更节能的燃油车,OLED自发光电视的效果,也是之前的LCD电视再改进也无法达到的。或者说,LCD的终点,正是OLED的起点。”

    目前中国销售的OLED电视,每两台就有一台是创维的。但OLED屏本身并不是创维所产,而是LGD(LG显示器公司)的利器。它在广州的8.5代OLED工厂已于8月投入运营,主要生产超高清55-77英寸电视用OLED面板。

    既然如此,创维为什么要为OLED摇旗呐喊?

    一是创维在OLED方面做得最早,最有经验;

    二是创维在LGD广州工厂拥有一定股份,能保证货源。

    但更重要的,还有两个方面。

    首先,创维和LGD达成了协议,成为中国唯一有资质及能力自制OLED模组(OBM)的企业。就是说,LGD向创维提供OLED母版,创维可以在这个基础上自制OLED模组(注:模组即屏加上各种组件)。这不仅意味着生产的灵活性,更意味着可以降低成本;

    其次,从2014年创维生产出中国第一台OLED电视后,已在OLED方面拥有了100多项专利技术,比如11大防残影技术、全面屏贴合技术、粘贴技术、散热技术,2020年下半年还将投产OLED电视的全自动无人生产线,在OLED方面的竞争优势非常明显。

    也就是说,OLED屏很重要,把这块屏用好,让它更具经济性,更聪明,这里面有很多知识和技术的集成,这更为重要。

    不久前发生的一个故事就很有说服力。在一家知名卖场,索尼和创维的导购顾问争执谁的画质更好。创维人说自己的画质比索尼好,但索尼的顾问不服,因为索尼一直以来都以画质见长。索尼顾问提出PK,双方从网上下载了一个非腾讯、非百度系的APP(这两家是创维酷开网络的股东),然后比较画质,结果创维胜出。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结果?原因是屏之外的画质芯片的作用,它能影响图像的清晰度、降噪、色彩增强、背景平滑度、对比度提升、运动补偿等等功能。从前年开始,创维投入数百人,采用深度学习方式,对8800张图片和10T视频内容进行特征采样,尝试各种类型的建模,优化建模参数,提取了2160类别结构和细节特征,最终使芯片能够自动根据画面内容调整算法参数,达到清晰细腻、无白边噪点的完美效果。

    人工智能是中国的比较优势。因为中国的数据多,研发工程师资源充沛。就像华为手机在拍照方面通过人工智能干预,能产生很好效果,创维的“变色龙画质芯片”也有类似作用,超越了国际一流品牌。

    曾几何时,中国彩电业因为创新动力不足,处在产能过剩、价格向下的境地。

    在创维看来,彩电要发展,要靠新赛道、新物种,重现激活消费者的认知和愿望。OLED是高端市场的方向,但高端不代表高门槛,新赛道要有一个培育期,作为这个市场的领导者,必须把门槛降下来,拓宽赛道。

    这就是OLED普及风暴的大背景。但把价格从1万多元降到7999,亏本怎么办?

    王志国说:“LGD有一定补贴,我们希望整个市场在未来能够放量,通过规模效应降低成本;我们也和全体经销渠道商量,在这部分产品上他们也拿出担当和责任,把经销利润让出来一部分;我们自己的团队,从上到下没有任何提成。总之,为了未来,为了整个产业不要走向低端化,我们愿意牺牲一部分眼前利益。”

    和王志国的交流,让我看到了中国制造走向中国创造和新国货的前景,也看到了新一代制造业领导人的抱负、视野和技术创新能力。

    从手机的华为到彩电的创维,一条追求可持续发展的未来之路已经展开——和国际最先进技术接轨,根据本土化用户场景进行应用创新,在硬件、软件和服务上同步创新,再结合中国制造在配套和劳动力素质等方面的优势,最后以全新姿态和品牌形象走近消费者。

    创维的变革启示我们,中国制造的品质化、智能化、高端化,不仅可以设想,而且是能够实现的。中国制造的潜力就在那里,关键是能不能洞察新需求、新趋势,用新眼光、新模式去激活它。 

中国产业信息网微信公众号中国产业信息网微信公众号 中国产业信息网微信服务号中国产业信息网微信服务号
版权提示:中国产业信息网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对有明确来源的内容注明出处。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稿酬或其它问题,烦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与您沟通处理。联系方式:gaojian@chyxx.com、010-60343812。
 

精彩图片

 

 

产业研究产业数据

 

 

 排行榜产经研究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