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中国产业信息网设为首页|加入收藏|网站地图|繁体|产业网微薄

中国产业信息网新闻中心

产业网 > 新闻中心 > 产经新闻 > 热点 > 正文

揭一吃黑传销疑云:自称直销 拉人头辩称为分享经济

2017年05月17日 16:5110000人浏览字号:T|T

    “一吃黑”传销疑云:自称直销但拉人头辩称为“分享经济”

    “一吃黑”属于典型的双轨制【X向下发展两个(A或B),当发展第三个(C)时,C须放在A或B其中之一的体系下,而不许直接放在X自己名下】传销运作模式。“一吃黑”会员三个级别(交费后赠送产品,成为会员)普卡会员:980元(配送3盒产品)银卡会员:3300元(配送10盒产品)金卡会员:6600元(配送20盒产品)

    ◆碰对奖普卡会员:碰对收入日封顶900元银卡会员:碰对收入日封顶3000元金卡会员:碰对收入日封顶6000元

    发展下线时,下线会分为两个区,两个区的业绩达到一定比例,就会出现“碰对”

    ◆管理奖(不限人数)拿第一代下线的碰对收入100%拿第二代下线的碰对收入50%拿第三代下线的碰对收入20%

    ◆见点奖(二次消费)

    网体以下每个点位二次消费都拿1元普卡会员可拿1~20层银卡会员可拿1~25层金卡会员可拿1~30层

    ◆终生富豪奖(二次消费)

    不管什么级别,每个月二次消费870元,可拿到60层普卡会员60层以内每个点位拿1元银卡会员60层以内每个点位拿1.5元金卡会员60层以内每个点位拿2元

    其层级、网体为金字塔型的网络结构,第N层的人数为2的N次方,照此计算,到第20层时的人数已经是1048576,数量惊人
“我投资13200元,月收入百万元……喝茶聊天的过程,一天收入三四万元……”5月3日下午,在纬十二路保利中心华府的一套民居之内,一名“一吃黑”的济南会员向众人分享着她的致富经。在这个被称为办公室的民居内,每天都会聚集一群以中老年人为主的会员,他们竭力说服更多的人购买“一吃黑”产品并成为会员。

    Hack ie first node is script

    这样的“一吃黑”办公室在济南无法准确计数,他们以一个带头人拉起一个上下链条的形式存在于民居之内,围绕着一款据称能让白发变黑发的奇效黑发杂粮粉展开活动,发展直推下线。以人头计的奖金制度连同发财梦一起,在每个办公室的白板上被反复描绘。

    与之相伴的是,对德世久(北京德世久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一吃黑”的传销质疑也从未停止。连日来,暗访发现,“一吃黑”的奖金制度的确通过发展下线方式牟利,虽然他们自称是“分享经济”,但特征与传销基本一致。

    毫无效果与传销质疑

    刘英霞是听朋友说起“一吃黑”的,至今她已掏出1880元购买了这款杂粮粉。她下定决心购买“一吃黑”时,是想为同样饱受“少白头”困扰的儿女试用。但从3月1日服用至今,两个多月了,白发没有任何变黑的迹象,这让她很失望。

    其实,比没效果更让刘英霞感到苦恼的是不良反应。“刚吃四五天就胃胀胃疼,到四十多天拉肚子。胃疼胃胀持续了两个月。”这期间,她想过停止食用,但为了替儿女试验效果,她选择了咬牙坚持,但如今心里越发没了底。

    “一吃黑”的参与者宋青称,她最初服用时也曾“晕得厉害”;另一名参与者张琴刚开始服用致使胃病加剧,但“过两天就好了,这是好转反应”。

    所谓好转反应,德世久的微信公众号在去年12月22日介绍过,称是“人的身体体质由差变好的改善过程”。该文称,服用可能产生20种“好转反应”,包括各种疼痛、皮肤痒、眩晕、流血和三高等。但与之矛盾的是,去年11月28日该公众号却称,“无任何副作用”。

    除了担心不良反应,刘英霞还了解到,“一吃黑”可能包含具有肝毒性的何首乌。食品药品监管总局办公厅2014年7月就发布《关于加强含何首乌保健食品监管有关规定的通知》,加强了对何首乌的风险管理。但2016年3月,“一吃黑”的创始人宋德顺将《一种白发变黑发的保健品及其制备方法》提交专利申请,提到何首乌占比6%-10%,宣称该发明有补气血、补肾虚、延缓衰老的作用。目前,该专利尚未授权,仍处于实质审查阶段。

    5月9日上午,德世久“一吃黑”的电话客服又称,“一吃黑”不含何首乌,“何首乌是药品成分,一吃黑里没有”。

    刘英霞现在还能清楚地记得最初购买这款杂粮粉的情景,她被朋友请到了保利中心华府的一套居民房里,“洗了脑”。她一直没听懂复杂的奖金制度。尽管一再被告知,如果拉人头让别人买,就会有奖金,但她并不想干这门生意,甚至隐隐担心“这是传销”。至今,她没有将“一吃黑”介绍给任何人。而早在此前的网络上,有关“一吃黑”拉人头传销的质疑早已存在,诸多参与者尤其是其子女通过多种渠道投诉反馈质疑,但至今无果。

    “月入百万”与发展下线

    不同于刘英霞对奖金制度的冷淡,井甜已在1个月前辞去工作,“全力以赴做一吃黑”。她每天都前往保利中心华府这处办公室“上班”,通过喝茶聊天或吃饭的方式,让更多人购买“一吃黑”,成为她的直推(即下线).

    以购买者身份首次登门暗访时,井甜熟稔地从茶几下拿出一沓宣传资料,反复宣讲服用“一吃黑”后产生的神奇效果。当然,这只是说服新人的手段之一。更重要的,他们宣讲“一吃黑”的奖金制度,以构建强化“吃上就健康,说出来就有钱”的发财梦。据了解,不少涌入这间办公室的中老年人,都是奔着“一吃黑”可能生出的财富去的。

    4月28日上午,做过5年直销的张丽在白板上讲解“一吃黑”的奖金制度,她现在已转投“一吃黑”旗下。张丽说,“一吃黑”分普卡会员、银卡会员与金卡会员,分别购买980元、3300元或6600元产品即可获得相应资格,成为会员后可三折拿货。“一吃黑”没有实体店,也概不零售,成为会员才有资格报单购买。市场动态奖励包括碰对奖和管理奖,且不限人数,多劳多得。按照她的意思,多拉人头发展下线直推,才能提高自己的收入。

    但井甜则强调,“这是分享经济,不是拉人头。”

    张丽也称,“一吃黑”是直销模式,但目前还没拿到直销牌照,正在申请。“复制倍增,直销就是这样。现在你就开始找人,找‘意识’好的,你躺着也挣钱。”张丽建议,将曾做过直销或者保险的人拉进“一吃黑”群里,“他们的‘意识’和上班族不一样。”张丽和井甜同时强调,学会如何邀约人到办公室喝茶、聊天、吃饭,非常重要。

    在“一吃黑”的办公室里,财富的获取听起来轻而易举:加入“一吃黑”不到半年的宋青,登录会员系统,显示日收入2500元,她发展了11名“直推”;张丽称自己月入2万多元;文首所述5月3日下午的分享会上,自称已实现月入百万的女子被人称作“姜总”,据称是“一吃黑”的济南第一人。“咱们找1O个直推,一年也能赚百万。”井甜坚信“姜总”月入百万。

    目前,张丽等人无法估算济南“一吃黑”的会员数量,据她说,她的手机里有10多个关于“一吃黑”的微信群,少则几十人,多则数百人,大都是会员。据说,济南已有人关掉原先经营的理发店和美容店等,专做“一吃黑”。其他的“一吃黑”会员也侧面证实了张丽的说法,据说济南有多个“一吃黑”办公室,他们以团队和分支的上下链条关系分布在以市中区和槐荫区为主的民居里。加入的其中一个“一吃黑”微信群显示,里面有200多人,10天时间里,几乎每天都有新人被邀请入群。

    传销界定难与监管乏力

    国务院公布的《禁止传销条例》中,要求被发展人员发展其他人员加入,对发展的人员以其直接或者间接滚动发展的人员数量为依据计算和给付报酬的;要求被发展人员交纳费用或者以认购商品等方式变相交纳费用,取得加入或者发展其他人员加入的资格;要求被发展人员发展其他人员加入,形成上下线关系,并以下线的销售业绩为依据计算和给付上线报酬,牟取非法利益的,均被界定属于传销行为。

    中国反传销协会会长李旭表示,“一吃黑”的奖金制度,与上述三条基本一致。“一吃黑”属于典型的双轨制【X向下发展两个(A或B),当发展第三个(C)时,C须放在A或B其中之一的体系下,而不许直接放在X自己名下】传销运作模式,但执法部门调查取证较为困难。

    近日,将“一吃黑”的情况反馈至济南经侦部门,工作人员表示,“这种茶话分享会的性质不好定义,要有明确的证据。现在传销的名堂很多,法律上一般定义得够30人才行,如果去查处发现只有五六个人,也不成立。”其建议到辖区所在经侦部门反映情况,工作人员会根据实际情况,决定能否立案。

    5月10日,纬北路市场监督管理所联合食品药品监督所对“一吃黑”位于经纬嘉园的办公室进行了调查,但据反馈,现场人员并无经营行为,产品是注册会员后直接从网上买的,“这种行为,我们抓不住东西,只能提醒他们别扰民。”

    济南市工商局打击传销办公室也表示,“一吃黑”的模式听起来很近似于传销,但具体定性需执法人员现场查看,他们详细记录了“一吃黑”的几个办公室地址,将赴现场调查。但截至发稿,调查详情暂未反馈。

    5月10日下午,在天桥区经纬嘉园小区9号楼3单元的另一“一吃黑”办公室内,新的分享会仍在继续,口号为“分享一吃黑,传播健康与财富。”5月12日上午,张丽也和同伴去了济阳,他们把奖金制度写在纸上,又向周围的5个新人讲解起发财之道。

中国产业信息网微信公众号中国产业信息网微信公众号 中国产业信息网微信服务号中国产业信息网微信服务号
 

精彩图片

 

 

 

产经要闻行业新闻时政综合

截至2016年年底,土地经营权流转的面积达到4.7亿亩,占整个二轮承包面积的35.1%

截至2016年年底,土地经营权流转的面积达到4.7亿亩,占整个二轮承包面积的35.1%

过去一年,中国的农村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作为重要生

 

 

产业研究产业数据

 

 

 排行榜产经研究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