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中国产业信息网设为首页|加入收藏|网站地图|繁体|产业网微薄

中国产业信息网新闻中心

产业网 > 新闻中心 > 产经新闻 > 深度 > 正文

易到乐视闹“钱荒”:贷款细节、资金兑付安排仍然成谜

2017年04月19日 16:4510000人浏览字号:T|T

    易到乐视闹钱荒

    从4月17日下午开始,易到创始人周航和乐视隔空对呛,便引来关注无数,并将易到的资金困局毫无掩饰地暴露在聚光灯下。

    一方面,双方对于乐视是否挪用易到资金争执不下,另一厢,上百名司机正在易到位于北京和上海的办公室要求提现。司机提现难,导致易到的用户体验也急剧下降。那么,易到眼下的资金窟窿究竟有多大?未来,公司将如何进行自救?自身资金吃紧的乐视,又是否有能力挽救易到?

    在危机不断发酵的当下,能否尽快筹集到资金,对易到而言,是生死时速的考验。

    易到官方客服在接受采访时称,司机需签署付款通知单,公司将自签字之日起第31日结清款项,用户提现则需要提交退费申请,3-21个工作日内会收到退款。但是多方人士对这一方案都不乐观。

    似乎一夜之间,易到用车便陷入了四面楚歌的困境。

    4月17日晚,易到创始人兼CEO周航炮轰乐视“挪用13亿资金”。第二天一早,一百多名易到司机便赶到了易到上海分公司,希望能为自己讨一个说法。

    45岁的司机李哥(化名)来自安徽,他是一名道路建筑工人。他向21世纪经济报道说起兼职做易到司机的经历,悔不当初又充满了无奈。“我才做了三个月,赚了17000多元,现在还有14015元不能提现。”三个月里,他并没有少去联系客服,得到的答复不是“需要重新安装APP”,就是“系统在调试”。直到昨晚,他才明白那些都是借口。

    与李哥一道来的司机们都充满了焦虑,但依旧抱着侥幸心理。而易到用户的心情显然是愤怒的。自2015年乐视成为易到大股东后,易到就开始长达227天的“100%充返”活动。多数用户告诉,由于当初易到的充返优惠,充值上千元到上万元的人并不在少数。

    根据易到官方公开的数据显示,至2016年6月,易到的充值金额已经突破60亿元。然而,用户并没有享受到相应的服务,如今,他们既打不到车,余额也难以提现。在司机与乘客的双重不满中,易到的前景越发扑朔迷离。

    多地提现遇阻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了解到,早在去年11月,一些专车司机便放弃了从易到接单。“一方面是钱提不出来,总是拖延,另一方面是易到抽成提高到了30%。感觉做下去没什么意思了。”一位闵姓司机透露。他给提供的账号记录显示,易到APP提现是在每天上午十点开放,每次开放无异于“秒杀”,连续十多次都显示“提现失败”。

    为此,他也多次与线上客服沟通,得到的答复是,提现失败是因为“系统不稳定”。公司正与有关部门的信息交互平台进行数据对接,导致部分功能受到影响。

    一大批与他有相似经历的司机选择了放弃。随后,易到的用户体验也急剧下降。最近两个多月来,北京、上海、深圳等城市均出现下单20多分钟,依然没有司机响应的现象。而就在4月17日的中午,非高峰时段,从上海市中心去虹桥火车站,即使加价两倍依然没有司机接单。

    司机与用户的体验,陷入恶性循环。来自上海市的朱先生去年充值一万元,现在账户里依然有12000多元。他表示,“我的目的不是要退钱,如果能够有司机接单,让我正常使用,我完全没必要退。如果完全不能用了,就必须退款。”

    然而,现实是无人接单。在易到的百度贴吧、易到官方微博评论区中,包括北京、深圳、杭州、南京等城市的易到用户都反映出打车难,要求退款却遭遇百般推诿。

    日前来到中国技术交易大厦18楼的易到办公区,刚一走出电梯,映入眼帘的是在狭小的空间里,挤满了前来登记提现的司机。

    易到官方客服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时称,司机需签署付款通知单,公司将自签字之日起第31日结清款项,用户提现则需要提交退费申请,3-21个工作日内会收到退款。但是多方人士对这一方案都不乐观。

    易到公关部相关人士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时则表示,一切以公司公告为主,个人不便发表看法。

    疯狂的“充返”

    资金链紧张的易到与乐视,将充返变成一场无法刹车的狂飙。直到发稿前,易到用车APP客户端首页,仍然会弹出“充返80%”的广告,用户充值返现60%+20%新政补贴用车券。

    梳理发现,易到在用户充值补贴上并没有减弱的迹象,最近两个月以来,基本都维持着50%-60%的现金充返。只是每隔几天,再赠送不同比例的优惠券。高额补贴确实拉来了新用户,为易到带来了现金流水。但是,资金缺口仍然成为易到和乐视都掩盖不了的事实。

    从去年下半年开始,易到便不断被曝出资金链危机,拖欠供应商款项的消息频繁被披露。截至2016年底,易到的日订单量已下滑至不足50万单,与半年前百万日单量相比缩水超过50%。

    对此,易到公关部相关人士曾经向21世纪经济报道解释称,主要是网约车新政导致的司机数量减少,以及热门城市运力不足。他否认了司机因提现难放弃接单的事实。

    知名IT与知识产权律师赵占领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时认为,从最坏的结果来看,是易到宣布破产。如果平台无法继续经营,形成大规模退款的话,易到要按照《侵害消费者权益行为处罚办法》的相关规定,最快速度地退还款项。“专职司机与易到有劳动合同的话,将会优先得到债权补偿,而兼职司机和预付费的用户,作为债权人的权利会小一些。”

    在他看来,易到公司对于司机与用户的提现问题,已经给出了解决方案。接下来的一个月,如何筹集资金,对于易到将是莫大的挑战,也是生死时速的考验。

    贷款细节、资金兑付安排仍然成谜易到何以破局?

    “13亿”——4月17日,易到创始人周航称,乐视“挪用”了易到的资金。乐视随后反击称,这笔总计14亿的贷款资金有约在先:乐视控股将拿走其中的绝大多数。

    与此同时,4月18日来自各地易到司机逗留在易到总部。多位易到前员工告诉,2016年年初以来易到大力推广的充返,正将现在的易到推入了一个资金链的“深坑”。外界正在观望,易到究竟能凭借什么力量从坑里爬出来。

    这家国内专车市场的鼻祖,正迎来其创立以来最困难的局面。而将这一局面戏剧性地推到聚光灯下的,则是公司创始人周航和易到大股东乐视之间的矛盾。

    贷款挪用之辩

    4月17日,易到CEO周航直指乐视“挪用”了易到的13亿元资金。周航此时跳出来指责乐视的背景是,易到平台截至目前拖欠了大量司机的薪水。

    当天深夜,乐视、易到以双方联合名义发布声明,指出该13亿元系以乐视大厦作为抵押、易到作为主体的贷款资金的一部分。易到和乐视双方签有合约:这笔资金共计14亿元,其中1亿元用于易到,其余13亿则用于支持“乐视汽车生态”。

    4月18日,有媒体报道称,上述贷款发生在2016年11月,彼时正是整个乐视控股爆发资金链危机的前夜。而在4月18日发布的声明显示,贷款主体是乐视子公司易到,但资金大部分被用于乐视业务,这也引发外界对于此次贷款是否合规的讨论。

    律师张伟华告诉,上述做法是否合规取决于两个层面,一是易到在银行抵押贷款时,是否对资金用途进行了限定,其次是,易到、乐视两个主体间对资金的使用是否达成了一致。而上述两点则取决于双方以及银行签订的合约细节,但在目前法律法规下,乐视、易到这种贷款方式本身有可被操作空间。

    “抵押物是乐视大厦,乐视若想自己贷款14亿资金,完全不必通过易到这一主体来实现。”张伟华告诉,驱使乐视以易到作为主体进行贷款的原因之一,可能是乐视尽管缺钱,但不希望将这笔贷款进行对外披露,以免影响到上市公司财报表现。

    不得不说,周航和乐视的争执加深了外界的困惑:乐视系的资金究竟如何在上市公司以及非上市公司体系之间流转?

    一方面,乐视系各个公司会联合举办营销活动,但各个公司之间也同样进行结算。例如,在2016年年初以来,易到发起了100%充返活动,但当到了下半年,这一力度减弱成80%,并且搭配乐视旗下硬件产品来对用户进行补贴。但按照程序,易到方面需要向乐视支付硬件产品费用。

    值得注意,乐视在17日发布的声明中直接否认乐视存在挪用易到任何资金行为,其中包含了用户充值金额。21世纪经济报道向易到方面询问了目前易到平台乘车金的管理情况,易到方面向表示称,平台并未披露过该资金的管理情况。

    乘客提前支付的乘车预付资金并不是一笔小数目。4月17日,曾担任北方某省会城市易到城市经理的胡汉(化名)告诉,在其担任城市经理的半年中,易到在该城市单月的充返金额达到5000万左右。该数字是用户实充的数目,这仅仅是在一个二线省会城市当时的表现。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易到自身在2016年6月开始即拖欠部分供应商的欠款。河北中锐通信方面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时称,从7月份开始,易到向河北中锐表示,暂时将无法按时发出6月份的服务款项。截至11月,中锐通信仍未收到当年6月至8月易到所需支付的款项,这笔资金的规模是200余万元。

    钱都去哪了?近两月以来,多地出现易到司机无法提款的现象。为司机兑付薪水是打车平台维持运作的最基本条件,这也意味着易到资金链承受巨大压力。

    曾经是家“慢公司”

    2015年10月,乐视正式“入主”易到,成为后者控股股东,彼时,易到在移动打车市场上相对弱势。

    自2016年三四月起,易到开始启动大规模“充返”补贴。易到前员工方明(化名)告诉,易到内部寄望于通过补贴冲单量,让易到顺利获得新一轮融资,2016年6月,易到宣布日订单量达到了百万。现在回头看,那是乐视入主后易到的巅峰。

    但易到刚完成一轮100%充返补贴,滴滴和Uber就宣布了合并,随之而来的是“史上最严的专车监管”。无论从市场环境还是政策因素,均对易到融资不利。在此之后,易到至今仍未完成新一轮融资。

    方明告诉,去年6月易到日订单破百万,很大程度是依赖于当时推出的大力度充返。即便后来融资无法完成,易到也不敢停止充返:一旦停止充返则意味着订单下滑,更难以交出投资人满意的成绩。

    多位易到前员工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彼时易到的运营也出现了一定的问题。在推动用户“充返”过程中,公司开始采用“以销售来代替运营”的行为。这和此前易到的风格截然不同:周航掌舵下的易到,和滴滴、快的相比基本算是一家“慢公司”。

    易到的混乱还体现在,乐视接管易到后,在易到内部形成了乐视系、原易到系两派。“这两种不同的身份是每个员工自然会被打上的烙印。”方明告诉,从彭刚接管易到初期,可以看到乐视高层方面是希望彭刚、周航共同掌管易到,但结果是后者被逐渐边缘化。

    “易到当时的气氛不像是一家互联网公司。”胡汉告诉,为了将“充返”落实到各个城市,易到通过严格的纪律来进行地推,胡汉亲历了该节奏下的易到,“更像是一家传统企业”。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在易到目前的模式下,其需要不断获得乘客注入资金来维持平台的运营,但在经历周航和乐视、易到的互相辩驳后,易到无论在乘客端抑或是司机端均遭遇信用危机。

    从乐视的角度来说,当初收购易到原因之一即配合乐视造车的业务,但鉴于后者目前的进度,易到、乐视汽车难以在短期内形成协同。而年初以来的乐视行事风格转变极为明显:削减并剥离非核心、不盈利的业务。

    接下来乐视将如何解易到的局?尽管拥有品牌、司机群体,但如何将过去一年埋下的资金窟窿填上,恐怕才是易到现在的当务之急。

中国产业信息网微信公众号中国产业信息网微信公众号 中国产业信息网微信服务号中国产业信息网微信服务号
 

精彩图片

 

 

 

产经要闻行业新闻时政综合

 

 

 

 

 排行榜产经研究数据